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    >    名流派對    >    星話題

明明很美卻被說丑,是誰在“誤解”她的臉?

編輯:yijie.zhang 時間:2019年12月01日 內容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圖片來源:VOGUE時尚網  

文章導讀

姑娘,那些是特點,不是缺點!

“對有些人來說,多樣化是種潮流。

但對另一些人來說,

這是一種生存的現實。”

For some people diversity is a trend.But for others it is a lived reality.——Zo? Kravitz

說起“貓女”,你會想到誰?是2012年《蝙蝠俠:黑暗騎士崛起》里白皙貌美的安妮·海瑟薇?

還是1992年《蝙蝠俠歸來》里瘋狂妖冶的米歇爾·菲佛?

又或者是2004年《貓女》中性感奔放的哈莉·貝瑞?

現在,新一任“貓女”的人選終于公布——Zo? Kravitz。她將在2021年上映的羅伯特·帕丁森版的《蝙蝠俠》中飾演貓女。

藝術家Bosslogic特意為她設計了一款貓女的單人海報:

安妮·海瑟薇也專門發了Instagram祝賀Zo?獲得了這個角色:


而她的繼父,“海王”杰森·莫瑪更是表示非常自豪,“我很高興,這很完美”。

最萌身高差的(繼)父女

有網友表示每一任貓女都是一段傳奇,現在新的傳奇又要開啟了;但也有些不友好的評論,認為Zo?“丑”,不適合這個角色。果真如此嗎?

Zo?登上今年英版VOGUE 七月刊封面

看看Zo?之前的代表作,她經常飾演一些個性鮮明、頗具吸引力的美人:《大小謊言》里飾演一個年輕的辣媽,留著臟辮,充滿野性美;

《大小謊言》里的Zo?,她在舞會上cos赫本

而在《神奇動物2》里,她又搖身一變為純種巫師家族的大小姐,高貴,憂郁,勇敢,有著非常復雜的性格。

這樣多變的魅力,其實和貓女這個角色不謀而合。

而角色之外,Zo?多變的魅力也持續著,說她是“風格偶像”不為過——兩度登上VOGUE封面,2017年走的是摩登復古的Tomboy路線:

今年則完全進階為藝術感極強的高水準超模,你也許想象不到,拍出如此有張力的大片的Zo?,實際身高其實只有1.57m。

Calvin Klein、Alexander Wang、YSL、Tiffany & Co.……有著這樣的駕馭能力,Zo?當然也是時尚廣告和設計師們的寵兒。

每次出席Met Gala,不管主題怎么千變萬化,Zo?都是又美又酷,從不失手:

甚至連私下穿衣,她都是女孩們爭相效仿的范本——隨性,瀟灑,既可以把基本款穿出花樣,又能把夸張的色彩搭配舒適。小個子女孩里最會穿的,必須有她一席之地。

能有讓人看不夠的皮囊,內在一定是充實的——Zo?是個十足的才女,她不光演戲,同時還是音樂人,她自己有一個名叫Lolawolf的樂隊,自己寫歌、擔任主唱,穿著Chanel睡在巡演巴士上,搖滾女孩名副其實。
并且她一直在努力創建自己的項目,以導演、編劇的身份去講述更多女性角色和少數裔的故事。由她自己擔任制片并主演的新劇《失戀排行榜》明年就將在hulu上線播出。


整體看下來,Zo?不論外表還是內在,都有著豐富的層次,那些只用一個“丑”字來定義她的人,也許應該想想,是否對女性美的理解太過狹隘。

試想一下,如果全世界都以一種美為標準,那風格與個性是否就變得無足輕重甚至不復存在?如果是這樣,那該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。

文章開頭Zo?說的那句“對有些人來說,多樣化是種潮流。但對另一些人來說,這是一種生存的現實。”這不是一句隨口而出的話語,而是她30年生活的真實寫照。

能成為今天的風格偶像和個性派演員,Zo?這一路并不容易,甚至超出想象——她在白人與黑人的身份認知中迷茫,還與因自卑和焦慮引起的飲食失調抗爭多年。那些輕易說出口的抨擊,無形之中,相當于抹殺了這個女孩所有的努力和掙扎。

1988年Zo?出生,父母是搖滾巨星Lenny Kravitz和女演員Lisa Bonet,但是不同于現在的“星二代”,她從父母那里得來的不是便利,而是壓力。

小時候和爸媽在一起的Zo?

5歲的時候父母離婚,在她看來,父親身邊總是圍繞著超模(他曾和Adriana Lima約會過),母親又是Icon級別的美人,自己就是個毫無存在感的丑小鴨。

父母都是一半白一半黑,Zo?也在這兩種膚色中游離。她在VOGUE的采訪中說:“學校對我來說很難,我的同齡人是有錢的白人孩子、拉拉隊長,我覺得自己跟她們格格不入。十幾歲的時候我試圖搞清楚自己是誰,但是身邊看不到我的同類,我覺得自己是個怪咖。”“我的頭發跟她們都不一樣(天生卷曲),她們會問我‘我能摸摸你的頭發嗎?’所以我拉直頭發,想讓人們覺得我也是白人。

曾經的Zo?

我們總說“做自己”,說多了漸漸變得像一句沒有實際意義的口號。但看看Zo?,你會發現這真的太重要——在找到真正的自己之前,你無法展現真正的美,你越是試圖隱藏自己、越是一味地效仿他人,就離自信越來越遠。
這一切引發了她的飲食失調(厭食癥和暴食癥),從高中開始,困擾了她近十年才結束。某種程度上,結束這一切的,是她在電影《不凡之路》里的角色——一名厭食癥患者,這迫使Zo?直面自己的問題,剖析自己,找到自己,擁抱自己。

《不凡之路》里的Zo?

“我直面心中的魔鬼,意識到了那份不安全感。然后我覺得某些東西離開了我的身體,那種曾經讓我不安的部分消失了。我現在感覺很好。”影片上映之后,Zo?這樣說道。

你看她綁著臟辮,褐色的皮膚發著光,身上零星散落著五十多處紋身,那些圖案是她講述家人和種族的方式,代表著她不可磨滅的出身:左前臂的“Free Free Last”紀念馬丁·路德·金,右手臂背面的“ 11-16-67 ”是媽媽的生日,手指上的“Lola”和“Wolf”是妹妹和弟弟的名字,也是她樂隊名稱的來源……

她的光彩也像這些身份特征一樣,不再被隱藏著,如嬉皮那樣自由,如天鵝那樣端莊,如貓那樣詭譎。

對于女孩們來說,有很多生來就有的印記:有的人自來卷,有的人嬌小,有的人膚色深,有的人單眼皮,有的人嘴巴大……這些都是特點,不是缺點,與其想著用后天的手段去改變,何不試著把特點突出,變成一種鮮明的個人風格符號?

曾經被吐槽“香腸嘴”的石原里美,如今被評選為日本女孩最想變成的面孔:

既沒有雙眼皮也沒有瓜子臉,但有雀斑的劉玉玲,在好萊塢站穩腳跟,從當年的《殺死比爾》到今年的《致命女人》,每次出現都讓人驚艷:


當下最火的編劇Phoebe Waller-Bridge,左額頭有一塊明顯的胎記,她從不遮掩,即便是登上美版VOGUE 十二月刊的封面:

Lindsey Wixson,上學時曾經因為大牙縫被周圍的女生取笑,現在卻成了“牙縫超模”的代表人物之一:

人的外表千變萬化,我們也可以追求各種各樣的美,有著不同的審美取向,這不必、也不應該用統一的標準來劃分。

我們在評論一個人外表的時候,也應該尊重他人自身的特點,而不是因為他與自己的預期不符就進行抨擊或排斥。

也許,我們可以從自身開始,找到自己“異于他人”的地方,正視它,也許它會成為你獨一無二的個性標簽。多樣化審美不僅是看他人,也是看自己。



將本文分享到

你可能還會喜歡

更多相關網站內容

關注官方微信
VOGUE VIP專享
開啟互動之旅

將文章:明明很美卻被說丑,是誰在“誤解”她的臉?
喜歡到個人空間我的喜歡中。

喜歡理由:

喜歡成功

經驗: +2 , 金幣 +2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已經喜歡

 

您的喜歡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歡列表,
請點擊"個人空間" "喜歡"

最好个人投资理财产品